您的位置:

首页>暴力虐待>办公室死亡游戏

办公室死亡游戏

烧烤

  「阿吉,妳真的舍得我吗?」

  办公室裏,晓茜双手反剪在身后,美妙的身段微微弯曲,臻首微侧,一头波
浪长发披散着。

  精致的下巴微微扬起,天鹅般的脖颈修长而迷人,带着无尽幽怨的眼神让人
不由心动。

  她真是个尤物,光这姿势已经让无数人欲罢不能了,阿吉暗自道,若是不了
解她的人,怕是就要被她此时的样子骗过去了。

  「不行,今天就差妳了,我已经和十方他们说好了!」

  阿吉笑了笑解开晓茜上身的钮扣,晓茜是他的私人秘书,一个美丽而独特的
女人,最让人心醉的是,她有成为一块肉的欲望。

  「那好吧,妳打算怎麽处理我呢?」

  她并不是真正的拒绝,扬起头,任由阿吉剥去她的衣衫,浑圆的乳房朝天而
立,光滑细腻的肌肤在灯光的照射下泛出诱人的光彩,盈盈一握的纤腰上黑色的
紧身搭带裹着她迷人的小腹。

  阿吉的手指轻轻的划过她腹部敏感的肌肤,带起一阵阵让人心动的颤栗。

  「一个聚会,我们準备了几个女人,妳是其中之一!」

  阿吉说着脱下晓茜的套裙,她修长的大腿上,黑色的吊袜带在白皙的肌肤衬
托下越发诱人。

  「妳不是一直希望,能在什麽时候被烤成一只金黄色的肉猪吗?」

  办公室的门打开着,此时的晓茜,身上除了一条半透明的黑色内裤之外,已
然一丝不挂。

  黑色水晶高跟鞋的衬托下,她的肉体是如此诱人。

  阿吉并不介意别人看到,因为从现在开始,美丽的晓茜,已经完全成为一块
肉了。

  和漂亮美丽的女秘书不同,一块肉应该是完全赤裸的,是任人观赏的,晓茜
显然也明白这一点,随着内裤被拉下,她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

  双手被粗糙的麻绳反绑在身后,黑色的皮项圈,套在雪白的脖颈上,肌肤与
麻绳摩擦的质感,搔动着她的神经,拇指粗细的金属链扣,在黑色的项圈上,凉
凉的垂在她挺翘的双乳之间。

  就要这样被牵出去了吗?

  莫名的悸动,充斥着晓茜的脑海,被同事看到,该是多麽羞人而又让人兴奋
的事情!

  忽然之间,她似乎觉得,从一个漂亮的女秘书到一块性感的肉,是多麽简单
的一件事。

  晓茜挺直了美妙的身躯,纤细的腰肢颤抖着,任由阿吉缓缓拉下已经被亮晶
晶爱液沾湿的黑色蕾丝内裤,那已经是她作为女人最后的防线。

  所有的一切,完全暴露在空气中时,从未有过的兴奋与忐忑,让晓茜不安的
内心,带着一丝莫名的躁动。

  阿吉轻抚肌肤的双手,带来阵阵悸动。

  坚挺的的双峰,纤细的腰肢,那美妙的双腿间,不觉间已经沾满了晶莹的爱
液。

  「我喜欢这个样子的妳!」

  阿吉的手指上,也沾满了晓茜亮晶晶的爱液,炫耀似的在她面前摇了几下,
连同手上的爱液一起涂在她迷人的翘臀上。

  「妳!」

  晓茜下意识的怒哼,却在脖颈上项圈拉力的作用下微微一滞。

  「现在开始,妳已经是一只待宰的肉畜了,这样可不好!」

  男人的手指魔术般在面前晃动,脖颈上淡淡的牵拉带来触电般的感触……

  肉畜,一个多麽熟悉而陌生的名词,她曾经用这个名词开过玩笑,兴奋的称
呼一些光着身子等待屠宰的女人。

  但是现在,这个名字已经属于自己了,这是多麽奇妙的一件事。

  脖颈上在拉力下,收紧的项圈让她回到现实。

  肉畜,她轻抬起迷人的胸脯,似乎重新认识自己。

  一种全新的刺激下,内心某个地方被触动,一股前所未有的酥麻,席卷了她
的身体,让她带着一丝忐忑与兴奋,无条件的执行着男人的命令。

  赤裸的身体被牵出房间,毫无保留的暴露在熟悉的人们面前,她优雅的轻抬
臻首,目光流转间如平日般矜持而迷人,惊讶的目光与窃窃私语中,未有过的满
足与兴奋,占据了她的思想,这就是肉畜独特的享受吧。

  人们炙热的目光中,饱满的下体,因为兴奋向外涌出爱液是她的骄傲,努力
摆出最美丽的姿势。

  肉畜,晓茜的嘴角露出一个迷人的弧度。

  「糟了,我还有份重要文件要交给她!」

  业务部的刘主任忽然间似乎想起什麽来。

  「妳可以先交给我!」

  阿吉笑着道:「从现在开始,除了被烧烤和吃掉,晓茜已经不适合任何工作!」

  「听起来很不错的样子!」

  几个女员工揶俞的道,她们的脸上带着兴奋,让晓茜想起自己在这座大厦裏,
第一次见到光着身子「肉畜」的情景。

  那个女人也是个非常有名的女秘书,她在那天私人聚会中被砍下脑袋,身体
被厨师分割成美味的肉排,几个参加聚会的人,绘声绘影的讲起这个女人,被斩
首后无头的身体,是如何在地上挣扎,美妙的下体,是如何毫无保留的向外喷涌
着爱液。

  即将被宰掉的女人,一丝不挂的被带出办公室,在这栋大厦,乃至整个城市,
都是一种约定俗成的惯例,而这样的事情也一直是人们所津津乐道的。

  女职员成为烧烤晚会的主菜、美貌性感的女秘书,在死亡游戏中被杀死,赤
裸的尸体被清洁员拉到楼下等待餐馆收取、气质高雅的OL,因为违反公司制度
被公开绞死。

  各种各样的传闻、照片、和视频悄悄在这座城市裏传播。

  晓茜也在办公室助理小刘的电脑裏见过这些东西,女人在公开场合完全赤裸
的肉体让她不能自已,她甚至开始想像自己,或许今天之后,自己也会成为小刘
电脑裏的收藏吧,忽然间的奇怪想法让她莞尔。

  女人的八卦中,是那种好奇与怦然心动成为晓茜逐渐沦陷的根源,无数次春
梦中,自己变成了那个女人的样子,现在,这个梦终于变成现实了。

  「老板打算怎麽处理晓茜!」

  「她身材这麽好,当然是整体烤了!」

  「真是太可惜了,以为会被肢解,想花钱在妳这裏订一些臀肉,她屁股很有
弹性!」计画中心的老王失望的道。

  「还是有希望的,如果烤肉足够的话,她真可能会作为原料分解!」

  阿吉在晓茜浑圆的美臀上,拍了一巴掌,清脆的响声和蕩起的臀波引来一阵
笑声。

  「不过她的脑袋我是要带回来的,她塑化以后肯定很漂亮!」

  「您可以把它固定在墻上做装饰,我见过有人这麽做!」

  「真是个好主意!」

  阿吉拿出一只笔,「既然是同事,妳们可以在她身上写下一些祝福,这只笔
的墨水是食用颜料,处理时不会洗掉,明天我把处理她的照片一起分享,妳们可
以在她烤熟的身体上见到自己的签名!」

  「老板英明!」

  公司同事围上来,捏着她浑圆的翘臀,品评她饱满的酥乳,甚至有人把手指
插进她下体蘸着她粘稠的爱液。

  「我真没想到!」

  晓茜仰起头,微笑着任由人们在她身上摆弄,下体亢奋的向外冒出不少水来。

  「美味的晓茜」、「小母猪」、「美肉」,冰冷的签名笔划过肌肤,永远印
在她的肩膀、胸脯,甚至屁股上。

  「我们也没想到!」办公室资格最老的李主任道:「晓茜,祝妳今晚过的愉
快!」

  「妳们似乎更关心我在烤架上的表现!」晓茜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人们露
出会意的笑容。

  离开熟悉的公司,电梯间裏诧异与兴奋的目光落在晓茜赤裸的肉体上,毕竟
在一栋大楼,大多都有一面之缘,晓茜这样漂亮的女人自会给人留下更深的印象,
她朝几个曾经在电梯裏见过的熟人点了点头,算是打了声招呼。

  「她这是……」

  「就是要被宰掉了!」

  「真难以想像!」

  「很漂亮啊!」

  「可惜了!」

  「身材棒极了,穿着衣服的时候还真看不出来!」

  「以前在电梯裏见到好几次,啧啧,真没想到!」

  诸如此类的话传进晓茜耳中,充满了好奇与兴奋的目光,撩拨着她的身体和
精神,几个女人嘻嘻哈哈的指指点点品评着自己。

  分开的双腿间,她精心呵护珍视无比的幽密,彻底暴露在人们面前,不由自
主的向外淌着爱液,她现在才明白,不是之前的女人不想控制自己,而是这种状
况下根本无法控制。

  「阿吉,妳要找个新秘书了!」

  熟悉的声音让晓茜手足无措,正是阿吉的合作伙伴,一个办公楼的阿光。

  这个对自己垂涎已久的男人,眼中毫无掩饰的欲望,让晓茜明白,接下来肯
定有很多「美妙」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精致的下巴被他捏住,一只手毫无顾忌的插进她饱满的下体。

  「晓茜妳的肉体这麽棒,今晚的人真有口福!」

  早已忍耐许久的魔爪,在他的带领下,攀上她迷人的身体。

  同样的路,曾经走过无数遍,电梯裏、大厅中,晓茜已经习惯了人们侵略性
的目光,习惯了各种方式「检查」自己肉质的熟人。

  阿吉去车库取车的时候,她被栓在外面,几个精力旺盛的年轻人从后面给她
来了一次。

  黑色的敞篷跑车,赤裸性感的女人,凉风吹动着她的长发,划过她迷人的身
体,纵然车窗遮住了人们大部分视线,她赤裸尖翘的酥乳依然清晰可见,好事的
人在汽车飞驰而过时吹起轻佻的口哨。

  车子停在一栋庄园外,院子裏熟悉的喧嚣和松香与油脂的香味,让晓茜明白
这裏就是今天的目的地,而不久的将来,自己肉脂的香味也将混杂在空气中,成
为这烧烤盛宴的一部分。

  丰乳纤腰,近乎完美的曲线,门卫诧异惊艳的目光,让晓茜心中暗暗自得,
对自己的身体她一向很有信心。

  通红的炭坑上,两具性感的肉体穿刺在烤架上,女人被金属桿从私处贯穿了
身体,双臂绑在身后,两条浑圆的大腿分开来固定在两边。

  性感的身体不甘的蠕动着,炭火舔舐着她们的娇嫩肌肤,油脂在高温的作用
下,从她们丰腴的身体裏渗出,亮晶晶煞是诱人,在重力的作用下,汇集在她们
尖翘的乳尖,浑圆的臀部,时而调皮的滴在炭火上激起阵阵青烟。

  三三两两穿着性感大胆的女人,娇笑着和男伴调情,黑衣侍者穿行其间。

  院子中央,赤裸的女人跪在地上,纤细的脖颈搁在砧木上,光着精壮上身的
刽子手,举起大斧,咚的一声闷响,女人的脑袋滴溜溜的滚落在地上,无头的腔
子反射似的立起来,鲜红的血液从短颈中喷出,两颗丰硕的奶子颤巍巍的上下抖
动。

  人群中,几个女人发出兴奋的尖叫,激动的抱着男伴,男人顺势拉到怀裏肆
意侵犯。

  「看,又来了一个!」

  有人指着赤裸的晓茜,脖子上黑色的项圈毫无疑问的出卖了她的身份。

  「身材不错!」

  「烤起来应该很漂亮!」

  「海,阿吉,这个应该是晓茜了!她可是一块非常棒的烤肉,我的炭坑已经
为她準备好了!」

  十方拎着带血的大斧,粗壮的手指插进晓茜饱满的下体,这是屠夫检查肉畜
最简单的方式。

  欣长迷人的身体猛地挺直,赤裸的肉体在一道道火热的目光下,夹住插入的
异物疯狂的颤栗起来。

  院子裏熟悉烧烤程序的宾客兴奋的起哄,嘻嘻哈哈的在她性感的肉体上揩油。

  在这之前,她也是这样对待即将宰掉的女人,也认为这是理所应当,当轮到
自己时,羞耻中,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支配着她的身体,现在,自己仅仅是一
个要被宰掉的女人,还有什麽放不开呢?

  这就是肉畜的幸福吧,从被阿吉戴上项圈的那一刻已经注定了,晓茜奇怪的
想。

  「十方!那个是谁?」

  阿吉指着地上挣扎的无头女尸问道。

  此时它丰腴的肉体抽搐着拱起,一股股粘稠的蜜汁从饱满迷人的下体喷涌而
出,这个女人被斩首的样子是如此迷人,以至于好几个客人都看呆了。

  「她是雪卉,没想到吧!」十方哈哈大笑道:「她害怕穿刺的痛苦,所以我
把她哢嚓掉了!」

  「雪卉呀!」

  阿吉脑海裏浮现出这个丰腴而成熟的少妇迷人的风姿。

  「如果是她,那就怪不得了!」他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

  说话间,这具丰腴的肉体在经历了最后一次颤栗之后,停止了挣扎。

  侍者拽着四肢把她扔到不锈钢处理台上,她圆滚滚的腹部被剖开,雪白的肚
皮弹开,黏糊糊的肠子从切口喷涌而出,厨师阿成像变魔术般从她肚子裏掏出一
堆堆肥噜噜的肠子。

  「真没想到,她肚子裏能装那麽多!」晓茜吃惊的道。

  「妳的也不比她少!」十方说着把晓茜按在餐桌上!

  「海,我说!」

  说道一半,丰腴的臀部被十方毫不客气的拍了一巴掌,清脆的响声中,她顺
从的撅起屁股,每个屠夫都会给被宰杀的女人最后一次享受,自己也不例外。

  相对于将近两米的十方,晓茜确实身体娇小玲珑,双手束缚在身后,纤细的
腰肢被握住,壮硕的男根充斥了她的下体,从未有过的充实,瞬间席卷了她的肉
体,这是自己最后一次表演了吧,她禁不住奇怪的想着。

  兴奋的鼓噪声中,一根肉棒塞进她嘴巴裏,她迷人的腰肢也在前后两个男人
压迫下,弯成一个诱人的弧度。

  丰满的臀部,在十方充满力量的撞击中蕩起迷人的波浪。

  沈重的撞击声中,壮硕的男根每次都插进她身体最深处,抽出她身体裏隐藏
已久的欲火。

  修长的美腿绷紧颤栗着,纤细的腰肢疯狂的挣扎、摇摆……

  浑圆的臀部,一次次疯狂的抵住身后男人的身体,终于在一次从未有过的颤
抖中,晓茜这个动人的尤物,攀上了从未有过的高峰,迷人身体,夹在两个男人
之间,忘乎所以地蠕动起来。

  久候的助手,早已準备好穿刺桿,十方从女人身体裏退出,让这动人尤物挺
翘迷人的臀部和向外疯狂涌出秽物的私处,完美的呈现在宾客面前,换来一阵潮
水般的掌声。

  冰冷的水管插进阴道沖洗她的身体,也把她带回现实。

  晓茜转过头,雪卉丰腴的无头艳尸,已经被穿刺好,厨师正把她双腿也固定
在穿刺桿上。

  分开的双腿间,被金属桿充满的下体依然饱满而诱人,似乎在向外渗着汁液。

  侍者抬起这具丰腴美妙的身体,把她放在烤架上,不久的将来,她也会变的
如另外两具肉体一般美味诱人,而自己马上就会和她一样了。

  一管镇痛和刺激性欲的药物,被十方注入身体,粗糙的大手熟练的挑逗着湿
润晓茜的阴唇,那幽密的下体,不一会便又被粘稠的液体布满。

  负责烧烤的阿良,在这具迷人的肉体上涂着诱人的酱汁,他的眼睛却向自己
看过来,那眼神,分明是在看着一块美味的烤肉。

  「啊!」

  纤细的腰肢被十方握着,穿刺桿毫不留情的插入,让她敏感的阴道一阵抽搐,
冰冷的穿刺桿摩擦着阴道,带给她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这就是自己最后的结局
了,四周人们炙热的目光仿佛给了她莫大的鼓励。

  十方的动作沈稳而有力,在这个圈子裏,他的技术是最棒的,就连晓茜自己,
也见过好几次他这样成功的穿刺女人。

  「她很不错!」

  十方仿佛在陈述一个事实:「不少女人到了这一步,已经不能控制自己了!」

  「怎麽,还在想上次箐箐把一泡尿拉到妳手上的丑样?」

  阿吉哈哈大笑着,抬起晓茜精致的下巴熟练的堵住她娇艳的双唇:「我可人
的小秘书,这是最后一次了!」。

  阿吉带着魔力的大手抚摸中,晓茜敏感的脊背颤栗起来,被爱液包围的穿刺
桿在身体裏前行,十方甚至感觉这个尤物敏感的下体紧紧的抓出插入的异物。

  啪的一声,十方在女人翘臀上拍了一巴掌,双手向前一送,噗的一声,锋利
的穿刺桿刺破女人的子宫,戳破了她的肠道继续向前。

  晓茜的眉头皱起,那充斥了自己身体的东西,前进之中,摩擦着娇嫩的阴核,
刺破了自己的隔膜,却依然一直向前,这种被贯穿的感觉,仿佛一个魔咒般驱使
着她颤栗着,迎合着这根要了她命的东西。

  「好的宝贝,妳是最棒的,让我看看妳的表现吧!」

  长吻之后,阿吉挑起晓茜精致的下巴,晓茜迷人的檀口张开,一个闪亮的尖
端从她嘴巴裏露出。

  这个动人的尤物,此时已经被穿刺桿贯穿了身体,一阵热烈的掌声响起,在
场的女人不可思议的捂住嘴巴惊叫起来。

  他们这是为十方精采的工作鼓掌吧,晓茜奇怪的想到,而此时的自己,更像
是他的劳动成果。

  阿吉把女人性感的肉体翻过来,让她被穿刺的下体,完美的暴露在人们面前,
手指撚起她勃起的阴核,穿刺桿上,女人雪白的美腿张开,赤裸的肉体顿时像过
电一般颤栗起来,人们的注意,似乎刺激了女人的情欲,她饱满的肉穴,紧紧裹
着穿刺她身体的金属桿蠕动起来。

  但是她并没有享受多久,侍者把抬到处理台上,厨师熟练的划开她雪白的腹
部,她的内脏也如刚刚那个美妇一般,喷涌而出。

  曾经带着莫名的兴奋,见过不少女人被剖开肚子,可自己的肚子被剖开,却
是完全不同的感觉。

  在药物的作用下,并不是很疼,反而肠子被厨师一坨坨的拉出体外,是一种
很奇妙的感觉。

  那些蠕动的东西,果然就是存在在自己体内的吗?

  感觉到人们兴奋的目光,看着几个女人对自己指指点点,似乎想分清哪些是
大肠和小肠?

  但她这个疑问并未持续很久,被掏出来的东西放进了盛「下水」的木桶裏,
肚子裏已经奇妙的空空如也了。

  凉凉的酱料被放进裏面,腹部被重新缝上,晓茜像旁观者一样看着厨师作完
这一切,事实上,却是在处理自己。

  这种复杂的逻辑让她无法理解,她也无需理解,她只需要知道自己已经是一
块完美的肉了。

  炭坑上,阿良熟练的在翻滚的女人身上涂着酱料,他是如此专注,眼神如此
温柔。

  而他面前的女人,曾经美丽动人的徐晓茜女士,性感的肉体拼命的蠕动着,
像烧鸡般分开固定在穿刺桿两边的双腿之间,饱满的肉穴疯狂的包裹着金属桿,
金色的油脂在炭火的烘烤下从她身体深处渗出,如爱液般滋润着贯穿了她身体的
金属桿。

  炭火的烘烤下,她通红的肌肤上,不时冒出一个气泡,啪的一声破裂。

  每当正面朝下,油脂汇集到她挺翘的酥乳上,亮晶晶如成熟的葡萄。

  一样的聚会,一样的场景,只不过自己由食客变成烤架上翻滚的烤肉。

  药物的作用下,并没有多少疼痛,反而是每一次翻滚都带给她奇妙的享受,
她疯狂的围绕着穿刺桿蠕动着,索取着,一次次爆发,一次次从未有过的享受,
她不需要顾忌什麽,因为在别人眼中,徐晓茜现在只是一块烤肉而已。

  「这只肉猪烤的真不错!」

  几个女人娇笑着凑过来。

  阿良把晓茜翻过来,使她迷人的双乳和饱满的下体完美的展现在几个女人面
前,让她们看看一只即将烤熟的肉猪,是何等诱人。

  在他的眼中,这些女人都有可能是将来的肉猪,似乎听到女人的声音,烤架
上晓茜动人的肉体疯狂的蠕动起来。

  「晓茜烤架上的样子真不错呢!」老李拿着手中的照片道。

  「是啊,妳看她屁股上还有我的字呢!」

  「当时不应该写小母猪,应该写烤乳猪才对!」

  办公室裏,阿吉抬起头露出淡淡的笑容,精致的木座上,前任秘书徐晓茜美
丽的脑袋上带着淡淡的绯红。

  叮铃铃,电话声响起。

  「老板,您的新秘书已经到了……」